霽月

你的死,讓我措手不及

就算你去了天堂,我依然相信你是那個冷酷又傲慢的R.I.P
願來生全世界對你溫柔以待

再見了,我永遠的林肯公園

啊啊啊啊啊啊啊
眼睛毀了_(´ཀ`」 ∠)_
看在頭髮的份上硬著頭皮刻完了

野草盛出(7)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呃⋯⋯你確定是這裡?」希爾達一看到這裡,就想轉頭就走。
「應該吧⋯⋯」老實說蕾佳娜看到後也很錯愕。
「我聞到錢的味道了。」諾萊蒂斯則是異常興奮。
聽完諾萊蒂斯的話後,蕾佳娜和希爾達同時很無言。
「沒想到公主那麼愛錢。」蕾佳娜不忘了調侃一下她。
「拜託,你知道這幾天多不方便嗎。」因為時間不是很充足,所以東西都準備不夠。既然物品不足,當然是要買,但他們的錢也少的可憐。
「那你身為公主竟然沒有從你家挖一些過來。」蕾佳娜說如果她是公主要逃跑的話,他一定把金庫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帶在身上。
「好了啦,所以我們才來這裡賺錢啊。」希爾達希望他們不要在吵了。
「那我們趕快過去呀。」諾萊蒂斯很興奮「我們還在等什麼?」
「公主殿下,在進去這個村莊前,老娘先跟妳說:要不是現在很需要錢,不然我和希爾達絕對不會接這種任務的。」蕾佳娜邊走邊說。
「為什麼?」
「你看,這村莊基本上已經被破壞的差不多了,如果真的接的話根本吃力不討好。」希爾達指著一旁垮掉的房屋。
「蛤,你們好無情哦,你們怎麼可以看著別人受苦呢?」諾萊蒂斯皺眉頭。
「白癡,你根本就不會懂。」蕾佳娜彎腰到視線跟諾萊蒂斯平行,指著她的鼻子。
「哈,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。」希爾達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。
就在她們聊的正開心時,一個黑影從暗處鑽出來,撲向諾萊蒂斯。
「哇!」諾萊蒂斯尖叫。
蕾佳娜和希爾達瞬間拔出自己的武器,二話不說的抵在那位不明人士的脖子上。
「誰?」蕾佳娜眼神銳利的問。
「⋯⋯」
「欸欸,等一下。」希爾達看清了是誰偷襲她們。
「嗯?!」蕾佳娜放下她手中的環刃,發現拉住諾萊蒂斯的根本不是追兵,而是一位少婦。
那位少婦可能也沒想到自己會那麼早看到人生跑馬燈,一個腿軟,跌坐在地上。
「你還好嗎?」諾萊蒂斯彎下腰詢問。
「嗯⋯⋯應應該是沒沒沒事。」但從結巴來說,應該不是沒事。
「做什麼?」蕾佳娜並沒有把環刃收起來,而是緊緊握在手上。希爾達也是。
「嗯⋯⋯就就就我們想說妳們或許是傭兵,就想拜託你們幫忙⋯⋯」少婦吱吱嗚嗚地說。
「你們?」蕾佳娜下巴抬高。
「不好意思,我們正在趕路,幫不了你們。而且我們也不是傭兵。」希爾達也冷眼的說。
「啊⋯⋯你們不是傭兵啊⋯⋯」少婦的眼神瞬間變得失落「真是不好意思⋯⋯」
「但你們剛剛那麼敏捷,一定很厲害,就算不是傭兵也沒關係!」少婦的眼神又突然又亮起來。
「我們在趕路。」希爾達斬鐵斷根的說。
少婦的眼神又傷心了起來⋯⋯
「對了,你們村莊其他人哪呢?」諾萊蒂斯打一下圓場。
「你說其他人嗎?」少婦抬起頭「大家都躲起來了,畢竟大家都沒有能力趕走魔獸嘛⋯⋯」少婦苦笑。
「多久的事情了?」希爾達問
「差不多兩個月前。」少婦想了一下「當時真的很可怕呢,晚上一聲巨響,村長的房子就被壓垮了。」
「啊⋯⋯我不是故意要問的⋯⋯」希爾達看少婦又快哭出來的表情,急忙道歉。
「沒事啦,幸好當時村長不在家。」
「那你們要沒有通報皇城?」蕾佳娜環視四周,沒有看到任何士兵,但照理來說遇到這種事應該要請皇城來處理才是。
「有啊,但到現在還沒來。」少婦嘟起嘴「說是什麼有重大的典禮,要等典禮完才能幫我們。」
「啊⋯⋯」
「真是的,到底是什麼事,竟然比國民的姓名重要。」少婦繼續罵。
「哎呀~」蕾佳娜眼神飄向諾萊蒂斯「真是過份呀。」
「哈⋯哈⋯哈⋯」諾萊蒂斯心虛的苦笑。真是抱歉呀⋯⋯
「那我們來幫你們!」諾萊蒂斯為了減少愧疚,握起少婦的手。
「真的嗎!!!」少婦的眼中閃閃發亮。
「等一下。」蕾佳娜一把把諾萊蒂斯抓過去「你有病嗎?幹嘛隨便亂答應別人啊!」
「別人家的房子都垮,我們還冷眼旁觀這樣對嗎?」而且還是因為我的加冕典禮的關係才沒有人來資源的⋯⋯
「但你確定這樣好嗎!?」希爾達不確定的問「何況我們可說被通緝欸。」
「但他們真的很可憐⋯⋯」諾萊蒂斯的眼睛瞬間變得水汪汪
「呃⋯⋯把你的眼神移開⋯⋯」蕾佳娜平時很喜歡看男人哭,但只要一看到女人哭的話,就完全沒轍了。
但諾萊蒂斯完全沒有要屈服的意思。
「好啦⋯⋯我答應你啦⋯⋯」
「耶!」諾萊蒂斯瞬間收起那副逼死蕾佳娜的眼神。
「唉⋯⋯」


新手
這次嘗試刻頭髮的線條
(雖然還是崩_(´ཀ`」 ∠)_)

野草盛出(6)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躲到我後面!」希爾達第一個反應過來,並順手把諾萊蒂斯拉到自己身後。
由於手邊沒有武器,只能用手護住。
老張也抓了掛在牆上的斧頭低聲的說「我先下去看看,你們趕快從後門出去。」
沒想到那麼快就找到了⋯⋯開來這次的計劃真的有點草率⋯⋯
「不會有事啦。」雖然諾萊蒂斯安慰希爾達,但從她臉上看的出來她其實也很害怕。
「嗯」希爾達給諾萊蒂斯一個微笑「那⋯⋯」
還沒說完,他們就聽到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。
「老張!你有沒有賣匕首啊?」
「蕾佳娜」希爾達雙手插腰,表情很無言。
「呼⋯⋯」諾萊蒂斯因為鬆了一口氣而腿軟。
老張的表情也很無言⋯⋯
「幹嘛?我逃回來你們是很失望哦。」邊說邊把諾萊蒂斯從地上扶起來。
「你怎麼在這?」希爾達問
「哦~我突然想買一些匕首,所以就來了啊。」蕾佳娜一個大大的微笑。
「你把蕾貝卡殺了嗎?」諾萊蒂斯有點擔心的問題。
「順便給森林補充養份了。」
「噫!」
看到諾萊蒂斯臉色發白,蕾佳娜才改口「沒有啦,我覺得如果要打起來的話,應該會很久,所以我就逃走了。」
「沒想到你也會逃走」老張從一扇門後走出來,手上還端著一盒大箱子「這些都是比較適合你的匕首,你選選。」
「哇~謝囉,老張。」蕾佳娜毫不留情的開始挑。
老張看了看蕾佳娜,搖頭笑了笑,之後又繼續幫希爾達保養刀子了。
而希爾達趁這個時候帶諾萊蒂斯參觀一下老張的店。
「這樣就可以了。」
「弄好了嗎?謝謝老張。」希爾達笑笑地說。
「你們要逃走啊。」老張順勢點了根菸。
老張說的很平淡,但在場所有人的心都少跳了一拍。
「呃⋯⋯這⋯⋯」蕾佳娜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「你們知道要逃到哪嗎?」老張繼續問。
「呃⋯⋯不知道。」這真的不知道,畢竟事情來的太突然,只想著逃出去就好,但逃到哪裏卻沒有一個正確答案。
老張拿出抽屜的地圖「從這裡一直往北走,會到一個小村莊,最近那場有魔獸出沒,他們應該會歡迎你們吧。」
「哦~謝囉!」蕾佳娜接過老張手上的地圖。
「快走吧,等會就要天亮了。」
「再見,老張。」
蕾佳娜和希爾達到完謝之後就從後門離開了,但諾萊蒂斯卻沒有邁開步伐。
「為什麼?」諾萊蒂斯問
「嗯?」
「為什麼沒有通報,而且還告訴我們路徑?」諾萊蒂斯想不通,為什麼要這樣做,如果通報的話可是可以拿到一筆不小的錢,還是說其實有兵埋伏在那個小村莊⋯⋯
老張吐了吐雲煙,嘆了一口氣說「因為那是我的夢想。」
為了自由⋯⋯
「快走吧,你在不走我就通報了。」老張拍拍諾萊蒂斯的頭。
「⋯⋯哦⋯⋯」諾萊蒂斯雖然聽不懂老張上一句說什麼,不過她很清楚通報是什麼意思。
「你很慢欸。」蕾佳娜說
「對不起嘛。」
「好了啦,等等再罵,在這裡吵的話,出事我可不救你們。」
「好啦!」蕾佳娜搔搔頭「出發囉!!!」
諾萊蒂斯的臉上充滿著期待和害怕。

【自創】野草盛出(5)
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讓開」蕾貝卡也掏出她另外一槍。
「你以為你老幾啊,你說讓開我就要讓⋯⋯」
「碰」不等蕾佳娜說完,蕾貝卡一槍打在蕾佳娜的前面「我在說一次,讓開。」
「喂,你們很沒品欸,我話都還沒說完!」蕾佳娜一邊說一邊騎馬奔像蕾貝卡。
右手的環刃從蕾貝卡的頭頂削過,要不是蕾貝卡反應快,她的頭可能已經落地了。
「哎呦,不錯嘛,我還以為是個⋯⋯」花瓶⋯⋯
蕾佳娜雖然沒有把話說完,但蕾貝卡已經知道是什麼意思了。
「碰,碰」蕾貝卡又開了兩槍。
嗯⋯⋯看來槍法不錯⋯⋯不對呀,我怎麼可能崇拜敵人勒!
蕾佳娜打了一下自己的臉。
也不知道希爾達她們怎麼樣了,算了,跟她拖一下就偷跑吧。
蕾佳娜心裡想著。

「小希,小蕾不會有事吧?」諾萊蒂斯扯了身上的禮服。
「不會啦,她很厲害的。」希爾達環顧四周,看看有沒有人。
但蕾貝卡也很厲害欸⋯⋯「那我們要去那裡?」看著希爾達往預定集合地愈來愈遠,諾萊蒂斯終於忍不住問了「不是要去神木下嗎?」
小時候,蕾佳娜和希爾達會偷偷帶著諾萊蒂斯出皇宮,她們不管帶她去哪裡,最後一定會到森林的一棵大神木下,樹下有個小小的祠堂,裡面供奉的是平安女神。
「我要去拿我的武器。」希爾達又突然轉一個彎「而且你穿這樣也不太好吧!」
諾萊蒂斯低頭看「好像也是欸。」
「但這種時候要去哪買?大家幾乎都去皇宮了呀。」
希爾達回眸一笑「就是這樣才好辦事。」
「???」
「要到街上了。我們先去拿我的武器再說。」希爾達讓馬慢了下來。
大概騎了十來分鐘,路上一個人也沒有。
「你說那家店真的會開嗎?」諾萊蒂斯還是很擔心「而且現在是半夜欸⋯⋯」
「放心啦!他絕對不會去皇宮的。」希爾達講的很有自信。
騎進一道小巷後,希爾達下了馬。
正對著的是一家完全看不出來是店的老房,上頭連個招牌都沒有。
「這?」諾萊蒂斯滿臉疑惑。「這就是你說的武器店?」
不回答諾萊蒂斯的話,希爾達直接推開那扇大門,門因為老舊的關係發出了刺耳的聲響。
「呦!老張,你在嗎?」希爾達大喊。
「小希,你確定有人?」諾萊蒂斯拉著希爾達的衣角「我看比較像廢墟⋯⋯」
工具四散在房子的各個角落,諾萊蒂斯就算隔著高跟鞋也感覺的出來地上有很厚的一塵灰。
「這不是小不點嗎。」一個深重渾厚的嗓音從上方傳來。
「嘿,說我們是小不點的也只有你一人吧!」沿著希爾達的眼神往上看,一位身高絕對超過兩百的巨漢走了下來。
一知道“小不點”是在講希爾達時,諾萊蒂斯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樓上,雖然希爾達比蕾佳娜矮,但在女生的標準上也是頗高的啊。不過看到發出聲音的人後,諾萊蒂斯完全不覺得奇怪。
「嗯?怎麼身邊換人了?」老張發現了諾萊蒂斯。
「哦~她是⋯⋯,呃⋯⋯你朋友啦⋯⋯」本來要介紹給老張認識,但講到一半發現諾萊蒂斯的身分好像不太適合講出來,所以說的有點心虛。
不過老張好像不太在意「怎麼這時候來?」
「噢,對齁,我的刀保養好了嗎?」希爾達想到來這裡的目的「因為發生了一些事,所以我想提早拿回。」
「沒辦法,只保養一半而已。」老張搔搔頭,表示無奈。
「你在早上之前可以保養完嗎?」希爾達有點急,畢竟一到了早上,她們的行蹤就更容易曝光⋯⋯
「當然,以你的劍來說,在一個小時就好了。」老張很有自信「上來吧,讓你們一直呆在樓下也不是辦法,上去泡杯茶吧。」
「這位是老張,我和蕾每次回來除了來找你,還會來這裡整頓一下裝備。」希爾達幫他們倒好茶後開始介紹「老張,她是我和蕾的朋友,名字目前還不太方便說。」
「老張?名字好特別哦。」諾萊蒂斯還沒聽過這麼特別的名字。
「我不是本地人。」老張認真擦拭著刀鋒「我是混血的。」
「混血?」
「巨人和人類。」老張在進行最後的檢查「好了,應該差不多了。」
「老張!」希爾達好像對老張剛才說的話有些意見「我跟蕾套了那麼久才肯說,現在隨口就說是什麼意思!」
正當三個聊天聊的正開心時,樓下的門突然蹦的一聲打開了⋯⋯

【自創】野草盛出(4)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磅 磅 磅」高空煙火一發接著發,告訴眾人典禮就要開始了。
「你說諾萊蒂斯會從哪裡出來?」
「我怎麼知道~」
「啊!出來了」蕾佳娜比向高樓。
諾萊蒂斯穿著一身華服慢慢地從城堡走出來。
「哇⋯⋯跟平常完全不一樣欸⋯」蕾佳娜自言自語「好像公主哦⋯⋯」
希爾達翻了白眼「廢話,她本來就是公主很不好。」
「你看他平常的樣子像是公主嗎?!」
「嗯⋯⋯好吧。」希爾達聳聳肩「是不太像。」
隨著時間的流逝,成年禮也快結束了,只剩下把加冕皇冠戴上。
當國王正要幫他女兒戴上皇冠的時候,諾萊蒂斯卻向前一步,運用她擅長的魔法把聲音擴大。
「我·要·休·假!」
不等眾人的反應,諾萊蒂斯就直接從空中花園跳下去,騎上了白馬。
留下一堆完全沒搞清楚狀況的民眾。
「⋯⋯追!快追!」國王好不容易反應過來,指著正在逃跑的公主。
「呃⋯⋯現在該怎麼辦?」希爾達問
「呃⋯⋯要幫她嗎?」蕾佳娜反問
『廢話!快救我———』突然,蕾佳娜和希爾達的腦內都出現了諾萊蒂斯的聲音
「欸!!!」兩人同時覺得不可思議。
『不要欸了!快救我——啊——』
「那、那、那你在哪?」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,但她們算是答應了諾萊蒂斯的請求。
『不知道———』
「什麼不知道呀,這樣我們怎麼去找你。」
但這次諾萊蒂斯卻沒有繼續回答她們的問題了⋯⋯
「所以⋯⋯」希爾達挑眉
蕾佳娜輕笑一聲「上吧!」
兩人很有默契的跨上一旁剛被安撫的白馬,衝了向前。
「喂,你知道她在哪嗎?」希爾達環了一圈,根本不知道諾萊蒂斯會逃去哪裡。
「你當我神啊。」眼前一片森林「話說你有帶武器吧?!」
「沒⋯⋯太大了。」希爾達嘆氣「現在只有小刀。」
「好唄,你小刀應該就夠用了吧?」蕾佳娜掏出她的環刃
「你把它放在哪啊?」希爾達有點驚訝,畢竟蕾佳娜的環刃雖然沒有她的刀大,但其實也不小呀。
「商業機密」蕾佳娜壞笑。
「啊!你看。」希爾達比向遠方。
「什麼?」蕾佳娜瞇瞇眼,遠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,在看仔細一點,原來是皇家的軍隊。
「那不是皇家軍隊而已嘛,幹嘛大驚小怪的。」蕾佳娜掏著耳朵,不以為然「⋯⋯欸!皇家軍隊!所以⋯⋯」
「諾就在前面。」希爾達用一種終於開竅的眼神看她「駕」

「公主,請您停下來。」一名騎士喊著。
誰要停下來啊⋯⋯我可是好不容易抓到機會逃跑的欸⋯⋯
「蕾貝卡大人⋯⋯」騎士們看向他們的大隊長
「公主殿下,停下來吧⋯⋯」蕾貝卡滿是疑問「您⋯⋯」
「噫——」一聲馬鳴打斷了蕾貝卡本要說的話
「誰!」騎士大喊
「你祖母!」蕾佳娜叉腰
希爾達不理會蕾佳娜的智障發言「沒事吧?諾。」
「你們真的找到我了!!」諾萊蒂斯有種噴淚的衝動,他還以為她們會很晚才找到她。
「你那是什麼北七求救啊!」蕾佳娜說
「嘿嘿」
「你們是誰?」蕾貝卡舉著槍問,後排的騎士也全部擺出戰鬥姿勢。
「等等,蕾貝卡,她們不是壞人!」
「公主殿下,她們就是把你綁架出來的主使嗎?」蕾貝卡不但沒有放下武器反而更嚴厲的詢問。
「我說大姐啊,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們綁架你們家公主了?!」蕾佳娜下馬,對她的話嗤之以鼻。
「是呀,你是有看過被綁架的人一副很開心的嗎?」希爾達也幫腔。
「欸!我有很開心嗎?」諾萊蒂斯驚訝
「全寫在臉上了。」
「公主殿下,請別被這種人所迷惑,跟我回去吧。」蕾貝卡繼續說
「佬大啊,您是哪個字聽不懂。」希爾達翻個白眼「你們家公主是自願跑出來的。」
「胡說!公主殿下絕對不會那麼胡鬧!」
「是啊!」
「是啊。」
「沒錯!」
「就是說啊!」
後面騎士的聲音此起彼落,認為他們的公主不會那麼做。
希爾達把頭轉向諾萊蒂斯「你是怎麼洗腦的?」
「怪我囉!?」
「不然怪我囉!」
「不過⋯⋯既然他們聽不進去,那就只好當作是我們做的囉!」蕾佳娜又拔出她的環刃
希爾達卻皺眉頭「我才不想當綁架犯勒⋯⋯」不過也乖乖的拿出匕首。
「既然你沒帶武器,你就先帶諾逃走吧!」蕾佳娜咧嘴笑,把頭轉向蕾貝卡「我就來斷後!」
「諾,走了。」希爾達同意蕾佳娜的提議,畢竟沒有熟悉的武器在身,自己也是不怎麼習慣「老地方見!」
「沒問題。」蕾佳娜甩甩手
「你既然⋯⋯」蕾貝卡已經咬牙切齒
「我怎樣?!」蕾佳娜挑眉「想抓公主,先過我在說!」

【自創】野草盛出(3)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公主殿下,典禮快要開始了」侍女看著牆上掛的大鐘,有點著急的提醒。
「蕾貝卡,救救⋯我⋯」聲音越說越小聲,到最後已經完全聽不到諾萊蒂斯在說什麼了
「公主!沒事吧!?」雷貝卡強行撞破大門,雙手持槍。畢竟在這種非常時期,很多人想趁火打劫,但一開門後她就後悔了。
「公主?!」蕾貝卡三七步叉腰的看著完全沒有公主風範的公主。
「幫我一下嘛⋯⋯」諾萊提斯乾笑一聲「幫我把馬甲拉緊一點好不好。」
「所以⋯這就是您所在房間一個多小時的理由?」蕾貝卡雖然心裡翻了無限個白眼,但還是乖乖的去幫公主拉馬甲。
「最近又胖了哦,公主殿下。」
「嘿嘿⋯⋯」諾萊蒂斯除了傻笑還是傻笑。
「好了。還請公主殿下快點。大家都在等您。」蕾貝卡對諾萊蒂斯敬個禮。
「唉呦,蕾貝卡別那麼死板嘛。我能留在你身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呢。」諾萊蒂斯對她微微一笑。
「什麼意思?」蕾貝卡不解。
「沒什麼,我準備要出去了,你先出去吧!」諾萊蒂斯把蕾貝卡推出門外。
蕾貝卡雖然不懂諾萊蒂斯剛剛的意思,也沒有在多問「是。」
關上門後,諾萊蒂斯嘆了一口氣。
蕾貝卡真是個好女孩⋯⋯
「噹 噹 噹」第一個鐘響起,除了告訴國人典禮即將開始了,也告訴諾萊蒂斯她的計畫也要開始了⋯⋯

典禮會場扮的非常盛大。
公主預計在城堡的空中花園舉行,據說這麼做是讓全部的人民都看得清楚。但老一輩的侍女都說是上上任的公主嫌麻煩,所以才改成在城堡舉辦⋯⋯
從空中花園看下去,會先看到一排白馬,象徵著高潔、兩旁的國花紫玫瑰則表示著高貴以及獨特。
公主的成年禮,全國共同慶祝。到時候城堡前的廣場會聚集滿形形色色的人,不分性別、年紀和職業大家共同慶祝,當然,也包括跟公主約定好的希爾達以及蕾佳娜。
「我的老天鵝啊,人怎麼那麼多?」蕾佳娜抱怨。
「國家的大日子欸,人怎麼可能不多。」希爾達吃著剛剛買的起司馬鈴薯。
蕾佳娜稀奇的沒跟希爾達搶食物吃,而是環了一圈「雖然不分職業,但我也沒看到貧民呀⋯⋯」
「哼⋯」希爾達扯了嘴角一下「怎麼可能讓我們這種貧民進來。」
「好啦,別再說這種事了,我們去前面一點看吧!」
「嗯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