霽月

看得出來是誰嗎(´・_・`)
我盡力了⋯⋯

忘記放_(:_」∠)_
其實圖片出來的隔天就刻好了
防彈大發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明天來刻泰亨好了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你的死,讓我措手不及

就算你去了天堂,我依然相信你是那個冷酷又傲慢的R.I.P
願來生全世界對你溫柔以待

再見了,我永遠的林肯公園

啊啊啊啊啊啊啊
眼睛毀了_(´ཀ`」 ∠)_
看在頭髮的份上硬著頭皮刻完了

野草盛出(7)

第一次打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
還請多多包含

野草 語意是對自由的渴望

***********

「呃⋯⋯你確定是這裡?」希爾達一看到這裡,就想轉頭就走。
「應該吧⋯⋯」老實說蕾佳娜看到後也很錯愕。
「我聞到錢的味道了。」諾萊蒂斯則是異常興奮。
聽完諾萊蒂斯的話後,蕾佳娜和希爾達同時很無言。
「沒想到公主那麼愛錢。」蕾佳娜不忘了調侃一下她。
「拜託,你知道這幾天多不方便嗎。」因為時間不是很充足,所以東西都準備不夠。既然物品不足,當然是要買,但他們的錢也少的可憐。
「那你身為公主竟然沒有從你家挖一些過來。」蕾佳娜說如果她是公主要逃跑的話,他一定把金庫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帶在身上。
「好了啦,所以我們才來這裡賺錢啊。」希爾達希望他們不要在吵了。
「那我們趕快過去呀。」諾萊蒂斯很興奮「我們還在等什麼?」
「公主殿下,在進去這個村莊前,老娘先跟妳說:要不是現在很需要錢,不然我和希爾達絕對不會接這種任務的。」蕾佳娜邊走邊說。
「為什麼?」
「你看,這村莊基本上已經被破壞的差不多了,如果真的接的話根本吃力不討好。」希爾達指著一旁垮掉的房屋。
「蛤,你們好無情哦,你們怎麼可以看著別人受苦呢?」諾萊蒂斯皺眉頭。
「白癡,你根本就不會懂。」蕾佳娜彎腰到視線跟諾萊蒂斯平行,指著她的鼻子。
「哈,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。」希爾達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。
就在她們聊的正開心時,一個黑影從暗處鑽出來,撲向諾萊蒂斯。
「哇!」諾萊蒂斯尖叫。
蕾佳娜和希爾達瞬間拔出自己的武器,二話不說的抵在那位不明人士的脖子上。
「誰?」蕾佳娜眼神銳利的問。
「⋯⋯」
「欸欸,等一下。」希爾達看清了是誰偷襲她們。
「嗯?!」蕾佳娜放下她手中的環刃,發現拉住諾萊蒂斯的根本不是追兵,而是一位少婦。
那位少婦可能也沒想到自己會那麼早看到人生跑馬燈,一個腿軟,跌坐在地上。
「你還好嗎?」諾萊蒂斯彎下腰詢問。
「嗯⋯⋯應應該是沒沒沒事。」但從結巴來說,應該不是沒事。
「做什麼?」蕾佳娜並沒有把環刃收起來,而是緊緊握在手上。希爾達也是。
「嗯⋯⋯就就就我們想說妳們或許是傭兵,就想拜託你們幫忙⋯⋯」少婦吱吱嗚嗚地說。
「你們?」蕾佳娜下巴抬高。
「不好意思,我們正在趕路,幫不了你們。而且我們也不是傭兵。」希爾達也冷眼的說。
「啊⋯⋯你們不是傭兵啊⋯⋯」少婦的眼神瞬間變得失落「真是不好意思⋯⋯」
「但你們剛剛那麼敏捷,一定很厲害,就算不是傭兵也沒關係!」少婦的眼神又突然又亮起來。
「我們在趕路。」希爾達斬鐵斷根的說。
少婦的眼神又傷心了起來⋯⋯
「對了,你們村莊其他人哪呢?」諾萊蒂斯打一下圓場。
「你說其他人嗎?」少婦抬起頭「大家都躲起來了,畢竟大家都沒有能力趕走魔獸嘛⋯⋯」少婦苦笑。
「多久的事情了?」希爾達問
「差不多兩個月前。」少婦想了一下「當時真的很可怕呢,晚上一聲巨響,村長的房子就被壓垮了。」
「啊⋯⋯我不是故意要問的⋯⋯」希爾達看少婦又快哭出來的表情,急忙道歉。
「沒事啦,幸好當時村長不在家。」
「那你們要沒有通報皇城?」蕾佳娜環視四周,沒有看到任何士兵,但照理來說遇到這種事應該要請皇城來處理才是。
「有啊,但到現在還沒來。」少婦嘟起嘴「說是什麼有重大的典禮,要等典禮完才能幫我們。」
「啊⋯⋯」
「真是的,到底是什麼事,竟然比國民的姓名重要。」少婦繼續罵。
「哎呀~」蕾佳娜眼神飄向諾萊蒂斯「真是過份呀。」
「哈⋯哈⋯哈⋯」諾萊蒂斯心虛的苦笑。真是抱歉呀⋯⋯
「那我們來幫你們!」諾萊蒂斯為了減少愧疚,握起少婦的手。
「真的嗎!!!」少婦的眼中閃閃發亮。
「等一下。」蕾佳娜一把把諾萊蒂斯抓過去「你有病嗎?幹嘛隨便亂答應別人啊!」
「別人家的房子都垮,我們還冷眼旁觀這樣對嗎?」而且還是因為我的加冕典禮的關係才沒有人來資源的⋯⋯
「但你確定這樣好嗎!?」希爾達不確定的問「何況我們可說被通緝欸。」
「但他們真的很可憐⋯⋯」諾萊蒂斯的眼睛瞬間變得水汪汪
「呃⋯⋯把你的眼神移開⋯⋯」蕾佳娜平時很喜歡看男人哭,但只要一看到女人哭的話,就完全沒轍了。
但諾萊蒂斯完全沒有要屈服的意思。
「好啦⋯⋯我答應你啦⋯⋯」
「耶!」諾萊蒂斯瞬間收起那副逼死蕾佳娜的眼神。
「唉⋯⋯」